永利3043300.com

美式正当防卫
来源:永利官方网站大全   作者:俞飞
时间:2018-12-10 11:40:05

1984年12月22日,工程师戈茨走进纽约地铁,和四个黑人青年坐在一起。其中一个黑人男子突然靠近他,索要五美元。戈茨应声拔出手枪(未经登记),把四人撂倒在地(一人终身瘫痪,三人受伤)。初审和高级法院都宣判戈茨无罪,但纽约州最高法院认为戈茨负有责任。发回重审后,初审法院陪审团还是认定戈茨只犯有非法携带枪支罪,其他罪行不成立。

原来,纽约地铁治安败坏,宵小横行,这类情节轻微的案件却又无法获得警察的重视,纽约人怎不切齿痛恨?“复仇天使”戈茨不甘雌伏,以一对四,让人何等振奋?虽然纽约州最高法院的法官对此忧心忡忡,但地方法院的12位陪审员人人都是法律的门外汉,只晓得自己对戈茨的作为感同身受。无怪乎,本案一波三折,最终像辛普森案件一样,还是只能尊重陪审员的判断。为五美元杀伤四人,这在其他国家万万难以成立正当防卫,为何美国法院敢如此下判,还赢得广大纽约市民的支持?

美式正当防卫从何而来

英国、加拿大等国家,强调警察有足够能力保护国民,个人担忧自身安全问题纯属多此一举,他们对个人自卫权的态度是承认但不鼓励。民风彪悍的美国,大多数州将自卫分为正当防卫、可原谅的防卫(一般无须承担法律责任)、不合理的自卫;唯有后者才承担一定程度的法律责任,但这种刑事责任也未必能全部落实。即使法官认为自卫不合理,12名陪审员也往往不加理睬,径自做出有利于被告的判定。

那些动辄使用致命暴力的美国自卫者,个个听上去都像是蓄意谋杀,但他们多半能赢得陪审员的同情,很少会接受刑事惩罚。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美国正当防卫的条件最为宽松,其深层原因何在?

原来,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受侵犯。”有这一把正当防卫的尚方宝剑在手,美国人自然不甘低头受犯罪者摆布。

再加上美国的判例法与公民陪审团制度,能够更加灵活地修正僵化的规则,并将社会大众的共识转化为法律。这一切,无不导致美国构成正当防卫的要求比大陆法系宽松得多。

奉行大陆法系的国家,只有当不法侵害客观存在时,正当防卫才有可能成立。防卫行为是否超过必要限度,则遵照客观标准,且客观标准的判断由法官决定。

美国仅要求“防卫人合理地相信为避免非法侵害而使用暴力是必要的”,即便认识错误,结果失当,也可以作合法辩护。合理的标准取决于普通人的一般认识,由陪审团判定。

就连英国普通法对正当防卫向来重视的“撤退义务”(防卫者只能在“没有其他回避方法”时暴力还击),美国人也不吃这一套。美国人大多认为,这一义务是鼓励懦夫行为,而不是鼓励打击犯罪、维护社会利益。

1914年,卡多佐法官在判决里写道:“绝不会有法律要求在家里被侵扰的人撤退。如果在那里被侵扰,他应该坚守阵地,抵抗袭击,没有义务从自己的家里逃到田野和公路上去。”住宅从此成了撤退义务的例外情形。

“法律已经发展起来了,”霍姆斯大法官说得好,“其发展规律的方向与人性是一致的。”面对一把举起的刀,不可能要求一个人进行冷静的思考。

陪审团说了算

在大陆法系国家,防卫人处于不利地位。检察官和法官像对待犯罪嫌疑人那样对待防卫人,大大降低了其脱罪的可能性。美国则大相径庭,因为防卫人是先遭侵害的一方,其防卫行为自然得到12名陪审员的同情。陪审团决定被告人是否有罪,生效判决自动成为判例,这当然远比死板的成文法有利得多。

有一个案件是这样的,37岁的约翰与同居女友玛丽在房子里发生激烈争吵。玛丽对约翰说:“请你搬走,永远离开我们。”男子凶性大作,一拳将女人击倒在地。15岁的男孩贝利,立刻回房从玛丽手袋中取枪,向正在攻击自己母亲的壮汉连开五枪,后者当场毙命。警方查明,约翰死前并未携带凶器。

“他把妈妈打翻在地,令人忍无可忍。”贝利为自己的行为辩解,“约翰患有精神病,还停止服药。我怕他。”警方调查显示:死者胸部中三枪,背部中两枪;玛丽受死者殴打需接受治疗;此前并无约翰的家庭暴力记录。这起案件对所有涉案人都是悲剧。警方发言人哈里斯表示,“根据弗吉尼亚州刑法,所有杀人案均初步按照二级谋杀罪(过失杀人罪)展开调查。”

原来联邦制的美国,各州均有一部刑法。警方完成刑事侦查后,由检方最终决定是否提起公诉或者增减罪名。负责本案的弗吉尼亚州检察官巴罗与荷兰德态度强硬,二人强调男孩夸大死者的人身危险性,其意气用事、开枪杀人的举动,纯属过度使用武力。

检方一心要定男孩的罪,初审法官初步裁定:因死者未携带武器,被告人无权过度使用武力,涉嫌二级谋杀和非法持有武器罪,案件移交斯波齐尔韦尼亚巡回法院审理。贝利随即被押往青少年拘留中心,将作为成年人接受审判。

斯波齐尔韦尼亚巡回法院开庭,16岁的贝利被控二级谋杀,面临重刑的可能。当地人士组成的陪审团宣布表决意见,12名陪审员一致认定,二级谋杀罪不成立。理由是被告人的行为是儿子保护母亲的正当防卫,行为无可指摘。法官约瑟夫当庭宣布被告人获释。重获自由的贝利泪流满面,与母亲和支持者紧紧拥抱在一起。

无罪判决一出,执意提起公诉的弗吉尼亚州检方傻眼了。根据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一事不再理”原则,贝利逃脱牢狱之灾,板上钉钉。

美国刑法中正当防卫成立所采用的主观标准以行为人为视角,以“真诚而合理”为纽带,建构正当防卫的体系。“真诚而合理的错误不损害正当防卫的辩护。”其优点正在于尊重人性,不强人所难,会反复推敲当事人的处境和状态。

 “正义不必屈服于非正义!”哲学家马基亚维里指出,“世界上有两种斗争方式:一种方法是运用法律,另一种方法是运用武力。第一种方法是属于人类特有的,而第二种方法则是属于野兽的。但是因为前者常常有所不足,所以必须诉诸后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