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铲车涉水解救被困人员,公安部部署指挥北京等地公安机关集中行动

0 Comment


在公安部的部署指挥下,经北京、天津、黑龙江、山东、福建等多地公安机关缜密侦查,日前,备受关注的翟岩民、吴淦等人涉嫌严重犯罪案件又有最新进展根据犯罪嫌疑人的进一步供述和更多的案件线索指向,公安部部署指挥北京等地公安机关集中行动,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自2012年7月以来先后组织策划炒作40余起敏感案事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至此,一个由维权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组织严密、人数众多、分工精细的犯罪团伙浮出水面,其以维权正义公益为名、行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之实、企图达到不可告人目的的种种黑幕也随之揭开。

7月11日清晨,超强台风灿鸿一路裹挟着风雨,气势汹汹地影响三门。狂风暴雨所到之处,农田被淹、河水暴涨,更让人揪心的是,还出现了人员被困的情况。

电报主要用于组织串联,里面的言论基本都是攻击党和政府的。翟岩民供述,我们在里面策划、组织各种声援活动,可以设定时间删除图片和文字,就是不想让政府知道。

健跳镇上万亩农田被淹

锋锐律师事务所的许多律师和工作人员的风格就像吴淦。刘四新是刑满释放人员,没有律师证,对我国现行体制非常痛恨;王宇多次大闹法庭和看守所;王全璋连整句话都说不清楚,表达能力很差,但什么案子都敢接。翟岩民供述。

图片 1

对于律所而言,炒作是扬名获利的捷径。经过一系列热点案事件的炒作,锋锐所名声大振、财源广进。正如周世锋所言,用法律框架内的方法很难打赢一些官司,就是要用法律之外的手段赢得官司,让其他人都看到锋锐所在这方面的本事。

此时,还有12名养猪场的员工没被接出来;原来,邬伟平依然担心这些猪的安全,把受淹的千余头猪赶到了高出,同时,他在猪棚内抽水。

黑龙江庆安、江西南昌、山东潍坊、河南郑州、湖南长沙、湖北武汉一系列热点事件的现场,为何屡屡出现律师挑头闹事、众多访民举牌滋事?一系列敏感案件的庭外,为何屡屡出现主审法官、主管官员被诋毁攻击、人肉搜索?一系列案事件被炒热的背后,为何总有一批人兴风作浪,总有一只恶意操纵之手若隐若现?

铲车开道救援被困人员

黄力群、翟岩民、吴淦、刘星等人供述,他们的目的就是扬名获利、制造社会混乱。这种炒作模式之下,每一个环节的参与者都有利可图

张珍国叫来了邬伟平,邬伟平看到这样的情景,马上先去养猪棚查看,18排养猪鹏,有4排已经进水,上千头猪泡在了水里。

各怀鬼胎扬名获利 制造混乱另有所图

村干部商量后,决定先撤出来,他们告诉邬伟平,等他把养猪场的事处理完后,他们再去接剩余人员。

事件一发生,维权律师就在微信里建立了庆安事件维权群,
并发布徐纯合是访民警察开枪是领导指使的内幕。警察枪杀访民的谣言在网上迅速扩散。谢某某等6名律师在庆安火车站打横幅,并与徐纯合的母亲签订代理书。看到媒体报道当地领导去慰问开枪民警,律师唐某某提议对该领导进行人肉搜索,发现问题后继续炒作、给政府施压。

看到对方态度如此坚决,张珍国也没有办法,但为了保证留守人员的安全,张珍国留了下来,他决定和养猪场20名员工一起,共同在场内值班。

从我2013年进入这个圈子,只要国内发生一些敏感事件,他们就按这种固定的模式和流程进行炒作。翟岩民说。维权律师经常在微信群里发某个敏感事件的视频或照片,以及一些极具煽动性的看法。如果事件没有炒起来,维权律师就会直接到现场去。这时,就会有一些人组织访民,打着追求事实真相的幌子去现场声援,以此引起社会关注和热议。

在健跳镇,除了使养猪场遭受了损失,农田被淹情况严重。

我被周世锋给骗了,他利用了我曾在国家机关工作的身份,为他自己抬高身价、招揽生意。我成了他的招牌和工具。黄力群供述,周世锋不但怂恿他提前退休,而且几次设套,不告知案情却让他去代理敏感案件,并安排记者采访他,把我当成枪使。

健跳镇相关负责人告诉浙江在线记者,目前首要任务是保证村民的人身安全,至于农田受淹等财产损失,他们也在积极商讨对策,争取将损失降到最小。(
特派记者/施宇翔 王坚颖 杨朝波 编辑/沈正玺)

办案民警介绍,遇有敏感案事件,这些死磕律师在庭内、网上公开对抗法庭,并幕后指使挑头滋事骨干组织访民在庭外、网下声援滋事,内外呼应,相互借力,成为炒作敏感案事件的直接推动力。

此时,路面的积水已有近1米高,普通的车辆完全无法进入,镇领导紧急调来了一辆大型铲车,决定用这个大家伙来转移人员。

那么,这些维权律师、推手和访民在一次次维权炒作中能获取什么好处?他们这样做是否还有更深层的目的?

毛张村村干部张珍财告诉记者,村里种植的葡萄、西瓜(大棚)、早稻等农副作物几乎全部被淹。

目前,周世锋、刘四新、黄力群、王宇、王全璋、包龙军等多名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另据警方披露,周世锋等人涉嫌其他严重违法犯罪。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这个养猪场规模庞大,占地约有67亩,场主邬伟平投资2000多万,养了近万头猪。一听说要转移,邬伟平不干了,人都走了,这些猪怎么办,万一猪棚遇到什么意外,我这几年就白干了。邬伟平这样告诉张珍国。

锋锐律师事务所代理、炒作过多起敏感案件。黄力群说。周世锋经常教唆律师在代理案件中故意挑事,这些律师回北京时,周世锋还会安排人员拿着鲜花去接站,并公然表扬这些律师干得好。

昨天,村干部张珍国挨家挨户进村劝说村民转移,当他来到当地最大的一个养猪场时,遭遇了难题。

对于锋锐所律师代理炒作案件的做法,多名犯罪嫌疑人将其描述为新、奇、特:

上午9点左右,毛张村几名村干部开着这辆铲车驶向养猪场,分了两次将7名石料厂的员工,和8名养猪场的员工接了出来。

对于律所里的非律师人员,例如吴淦,在炒作敏感事件中,既提高了名气,扩大了影响力,而且在每次募捐中借机敛财,落下了不少钱。又如,负责向境外网站发声援新闻的人员,他们发完东西署自己的名字,那些网站的人会找到他们,给他们钱。

今天上午,三门县健跳镇毛张村一养猪大户1000余头猪被水淹没,养猪场的20名员工及附近一石料场的7名员工被大水困住。关键时刻,镇政府调派一辆大型铲车,将部分被困人员转移了出来。

连日来,黄力群、翟岩民、吴淦、刘星等人对自己的涉嫌严重犯罪行为进行了深刻反思,并认识到了所谓维权活动对社会的严重危害

昨夜,受超强台风灿鸿影响,浙江三门县普降暴雨,其中三门健跳镇毛张村的情况最为严重。

组织严密形成体系 勾连滋事分工精细

铲车涉水解救被困人员,公安部部署指挥北京等地公安机关集中行动。三门全县普降暴雨

图片 2

昨天到今天的大风大雨,给三门县带来了强降雨。记者从三门县防汛抗旱指挥部了解到,10日8点至11日7点,全县累计面雨量达到了187.4毫米,最大点东屏站333毫米,健跳潮位站今天实测潮位3.46米,高出正常预测潮位1.41米。

声援活动的资金从何而来?翟岩民、刘星等人供述:每次有声援活动的时候,他们会在网上募捐,有时也会得到境外资助。各地的访民谁想去声援,都能得到一些报酬和补助。有些活动,律师群体也会给我们一些钱,我会把钱分给去参加声援活动的人,自己留下一部分。翟岩民说。

张珍财说,毛张村只有一个排涝港,排水速度很慢,再加上排涝港要根据涨潮退潮来开关闸门,涨潮时只能关闭闸门,不然潮水会倒灌进来。如此一来,排水速度大大减慢。

犯罪嫌疑人翟岩民策划访民滋事被刑拘

被困人员坐着铲车转移

重要推手、网民超级低俗屠夫吴淦紧随出场,悬赏10万元征集庆安事件的现场视频。翟岩民介绍,吴淦在炒作热点敏感事件方面很敢干,在圈里名气非常大。访民刘星给翟岩民打电话问要不要组织人去声援。翟岩民给吴淦打电话,吴淦说暂时还不需要,要让律师先把事件炒热了,才需要大批访民去炒作和声援。

养猪场上千头猪受淹

这么大的群体,如何联系并保持行动一致?警方查明,他们一方面定期组织聚会、聚餐,交流经验心得,商讨行动计划;另一方面,通过微信、QQ群和电报等即时通讯工具沟通联络,进行煽动策划、开展业务培训。类似的群有很多,有的以热点事件命名,有的以行动目标命名,有的以共同利益命名。

完了完了,这些猪怎么办啊?邬伟平开始担心起来,张珍国马上把这一情况告诉了村领导。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