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中国足球很怪,马坝镇那里有个百米不到的单黄线

0 Comment


图片 1

图片 2

在所有的体育项目中,中国足球很怪。说它怪,一方面是踢的人少,说的人多;花的钱多,得的奖少;球员场上水平低,场外是非多;群众关注少,记者炒得热。另一方面这项运动好像从来没有让人踏实过,总是游离于正与邪之间,外人永远也弄不明白,这个球怎么就这么不入流。特别是中国的男子足球,更是让人欲说还休。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足球与气功、股票一道,突然之间火爆异常,资本的介入和媒体的大肆炒作,使它们几乎是一夜之间,鸡毛上天,成为当时的三大泡沫。不久,股市、气功神话先行破灭,接着足球也风光不再,最后从天上掉到地上,如今沦为鸡肋。万里曾对中国足球发展表示过他的看法,很是尖锐。特别是他对中国男、女足球的两次预言,更是让人钦佩他的远见卓识。

这条迷你单黄线,长度不足百米,被当地民众质疑为创收而设立。

万里资料图

经常开车的你,见过最短的路面单黄线是多长?

万里对足球运动很喜欢,早在他担任北京市第一副市长和书记处书记时,他就常去北京先农坛体育场、工人体育场观看国内和国际比赛,观看贺老总为八一对北京主持的开球仪式。

在有着小龙虾之乡之称的江苏盱眙县,居民吴先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马坝镇那里有个百米不到的单黄线,且前后数公里范围均再也没有其他黄线存在。

对老一辈足球运动员年维泗、史万春、张宏根、张俊秀等,他不但熟悉他们的名字,也认识他们。贺龙元帅的儿子贺鹏飞(海军中将,已故)少年时是八一小学和四中足球校队的选手。少年的贺鹏飞喜欢穿印有中国字样的大运动衫,留着和贺龙一样的小胡子,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万里每次见到他,总是亲切地摸摸他的头:小龙(贺鹏飞小名)踢得怎么样了,练好了和这些运动员一样,加入国家队为国争光嘛!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该单黄线位于马坝镇陵园路十字路口。

同样,万里也对中国足球报有很大的希望,他多次在不同场合为足球的发展呼吁呐喊,也不止一次与有关人员交流,探讨提高中国足球水平的发展之路。国际足联、亚洲足联的官员到中国来,不论再忙,他总是要拨冗一见,希望能借鉴国际足球的经验,希望他们能带来一些真知灼见,帮助发展中国的足球事业。

这个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东西、南北两条马路宽度几乎相同。

1960年10月30日,苏联明斯克白俄罗斯足球队在北京市工人体育场与北京市足球队进行了一场友谊赛,结果客队以2∶0取胜,北京市常务副市长万里不仅到现场观看了比赛,还接见了双方球员,并与他们合影留念。

迷你单黄线

中国足球很怪,马坝镇那里有个百米不到的单黄线。改革开放以后,万里对中国足球的发展更加关注,寄予厚望。

路口上方有一个摄像头正对着那条短短的单黄线。

1981年5月3日上午,北京风沙扑面,气温骤降。然而,中南海怀仁堂里却是笑语盈盈,热气腾腾。

吴先生表示,这条短黄线出现于今年4月份。4月份开始有这个黄线。6月初的时候我在这里压线被罚款了。这条路前后左右都没有任何黄线,就只刷了这一小段。司机开到这里往往来不及反应,所以很容易压到黄线,被罚款。

为了纪念五四青年节,中央领导邀请112名优秀青年代表到中南海座谈,万里参加了这个座谈会。当介绍到体育界代表时,第一个站起来的是女排选手郎平,李先念马上表扬她说:你扣球扣得不错。第三十六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男子单打冠军郭跃华和女子单打冠军童玲站起身,场内一片热烈的掌声。看着两位世界冠军,万里话锋突然一转,他别有深意地对着在座的所有年轻人大声说:如果把足球冠军拿过来,那我们国家就强大了。

因此,吴先生怀疑,当地交管部门设置这条黄线,是为了罚款而罚款。他说,压线罚款我认了。但是,安排一个摄像头专门对着那么一小段黄线,这会让人觉得,收罚款是主要目的,维护交通秩序反倒成了次要的目的。

哗,现场一阵热烈的掌声。一旁的宋任穷接着补充说:就是要有这个雄心壮志。

在淮安当地论坛上,吴先生针对此事的发帖得到了盱眙县网络发言人的回复。

1985年5月19日,一场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足球比赛,头一次把中国足球的丑陋一面,晾晒在世人面前。

回复称,马坝陵园路口标志线是经过公安部门论证和上级批准的,是合理的,标志标线的设置是为了规范交通秩序。

比赛由中国国家队对香港足球队。赛前,媒体的狂炒,把球迷的热情煽的上了天,舆论根本就没把香港队放在眼里,大家讨论的已不是胜负问题,而是进几个球的问题,怎么算小胜,几比几算大胜。

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上了盱眙县交巡警大队马坝中队的赵队长。赵队长称,这个摄像头和黄线的设置,主要目的是采集进出城车辆信息的采集。陵园路是进出盱眙县城的交通要道。为了让车辆有序通过,我们在那里划了一条黄线,便于我们采集进出城车辆的信息,从而可以协助一些案件的侦破。

结果国家队以1∶2败给香港队,这让所有的人大跌眼镜,更让现场的一些球迷难以接受,于是,一些球迷闹事,他们选择了发泄,球迷烧车,并拿汽水瓶扔向香港队员。一场球赛遂酿成一场骚乱。

那么,为什么那个十字路口只有一个方向划了黄线?

足球骚乱者在南美和欧洲一些国家时有发生,但在国内却是破天荒的头一次。此事立即惊动了中央领导,并下令免除了当时的主教练职务。万里非常气愤,他亲自负责处理了这次事件。

赵队长表示:那是个混合路面,东西方向和南北方向不是一种。我们只在路口的出城方向划了一条,因为我们只有出城方向有摄像头,进城方向拍不到,所以没划。

一场比赛,竟然引发出如此的事端。事后,万里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他在工人体育场对当时的足协主席年维泗等人说:足球是一个国家经济、文化和人民素质的综合体现,我看中国足球(男子)这种情况,得二三十年后才能冲出亚洲,到那时才能真正地走向世界呢!此话一出,有不少体育界人士和球迷不理解。当时体委的领导也不太服气,说:万里同志怎么尽泼冷水呢?该给我们鼓劲嘛!绝不会用这么长时间,我们就可以走进世界先进行列

对于罚款,赵队长认为反应不及是借口。黄线就好像是一堵墙,司机怎么可能反应不过来呢?如果是有特殊情况不得不压黄线,那么司机可以申请撤销罚款。否则,不能用反应不过来作为压黄线的借口。

其实,万里的这番话是很有针对性的。当时,中国的足球虽然被媒体炒得火热,但是,足球的基础并不牢固坚实,不论是群众参与的程度,还是足球在青少年中的普及程度,以及国内基层运动队伍的建设、场地设施的建设,尤其是我们对这项运动的认识水平,还不具备支撑足球运动在短期内高速发展的能力。

南京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交警高速澎湃新闻记者,从理论上讲,黄线的设置是为了规范交通秩序,是合理的。但是,像这种只在单个方向划上一小段黄线的做法,还是很少见。

纵观世界上一些足球水平较高的国家,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群众基础好,后备力量雄厚,这是保证足球水平快速提高和保持世界优势地位必不可少的条件。

盱眙县交巡警大队马坝中队的赵队长称,有关部门将对这条黄线进行修改:我们很快会投入资金把单黄线延长,划上一段长度的黄色虚线,作一些完善。

让我们看看上世纪80年代世界上一些足球强国的情况。素有足球之国美誉的巴西,据不完全统计,在1.1亿巴西人中,从事足球运动者不下千万,巴西的足球俱乐部有5400多个,登记的运动员有11.3万人,巴西的国脚就是从这些人中万里挑一选出来的。

根据《道路交通标志标线》的相关规定,单黄实线不准车辆跨越超车或压线行驶,黄色虚线允许车辆临时跨越,比如超车或转弯等等。

在当时的联邦德国,踢足球是人们日常锻炼的一项普通运动,全国拥有16000多个足球俱乐部,光运动员就有380万,占到全国总人口数的6.2%,其中,有130万青少年常年坚持踢球。

再看看荷兰,这是一个只有1300万人口的小国,和现在北京市的人口差不多,但是全国拥有的职业足球运动员就有100万,业余的爱好者不计其数。

再看看我们自己的足球水平,数数操场上有多少踢足球的孩子,差距不言自明,一味地想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恐怕不现实,只会揠苗助长,只会导致这项运动步入歧途。事实也证明,中国足球的水平不仅没有和社会的发展同步,而且一直未入正途,就像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偶尔有一次闪光,走出去到世界杯赛场上晃一圈,马上就又转回来了。

同样的话,万里也曾与聂卫平谈过。

聂卫平回忆说:1985年前后,我和足球界的一帮朋友,经常交往喝酒,比如高丰文、徐根宝、戚务生、杨秀武、容志行等。他们就经常说,上面对足球重视的不够。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