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会留港管理保钓船启丰二号验船证等的主题素材,陈芸告诉采访者

0 Comment

2010年8月,阿豪在万州一民办中学上初一,阿豪与小刚在同一寝室,小刚睡上铺,阿豪睡下铺。当年11月18日,小刚在上铺叠被盖时不慎将阿豪的头触到了,双方发生口角。争执中,阿豪用饭碗砸向小刚,但未砸中,经同学劝解,纠纷得以平息。当天下午上体育课时,阿豪去找小刚赔砸坏的饭碗,并用脚踢小刚,小刚用双手抓住阿豪踢出的脚一扭,阿豪跪倒在地致左膝受伤。小刚等人将阿豪送到学校医务室,后来,阿豪经西南医院诊断为“左膝前交叉韧带止点撕脱性骨折”。阿豪的伤残等级经鉴定为九级,治疗共花了医疗费约2.6万元。

早前曾扬言会强行出海的保钓船启丰二号船主罗堪就表示,海事处仍然没有向他们发放验船证明书,再加上局势出现变化,中央政府已经允许内地渔船进入钓鱼岛海域捕鱼,所以不急于出海。

遭到5少女围殴

原本计划再次前往钓鱼岛的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星期四20号表示,委员会暂时搁置出海计划,会留港处理保钓船启丰二号验船证等的问题。

如今陈芸上了初一,以为已经平静。可9月12日这天,学校高年级一个叫李玉的女孩来问陈芸“想不想打张丽?”

启丰二号目前仍然停泊在筲箕湾避风塘,保钓行动委员会原本计划周四今天再出发,前往钓鱼岛宣示主权,但现在会等候海事处通知希望能尽早取回验船证。委员会会再商讨下一步行动。凤凰卫视
综合报道

陈芸缓缓说出整个事件的缘由。“打我的张丽比我大两岁,在同一所学校念书。”陈芸说,张丽已没读书了,在附近一歌城上班,在她六年级时,因跟同学吵架得罪过张丽,张丽也曾在学校打过她耳光。

昨日,记者在巴南区人民医院第二住院部的病床上见到陈芸,陈芸很瘦,1.5米的身高只有70斤重,还发着烧。记者看到,陈芸的背部还留着四五道红印。陈芸告诉记者,这些红印都是遭高跟鞋打在背上留下的。从陈芸妈妈夏昌莲手机里留下的事发后的照片,记者看到,陈芸的眼睛当时被打得又红又肿。

面对频频发生的“少女暴力”、“校园暴力”,我们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最应该反思的是家长和学校,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知识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应当是对孩子的人格培养。学校和家长不能只追求知识教育,还要注重孩子的道德教育,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做起。

编后

“当时看见女儿时,她整个左脸都被打肿了,神志不清,我急忙将她抱到医院。”陈芸的母亲夏昌莲说,她们家是单亲家庭,她每天都在鱼庄工作到半夜。当天她正在上班,一接到电话立马就赶回小区,为了照顾女儿,已经几天没去上班了。

约对方小区“谈判”

记者从陈芸的学校了解到,殴打陈芸的5人中,包括张丽有3人已辍学,另外还有两人是陈芸同一个学校高年级的学生吕晓和刘蕾。

“我没想到她们会来这么多人,我并不是真的要打张丽。”陈芸说,张丽来后上前就是一耳光,“接下来她们就轮流打我,先是一人一耳光,然后就用脚踢,踢完后还将高跟鞋脱下来打。”陈芸说,6个人中有5个都动了手。当时与她随行的还有两个同小区的同学,但都被吓得不敢说话。“我在地上滚,全身都打湿了,但我不敢大喊。”陈芸说,整个过程持续了近半个小时。

让孩子懂得尊重他人、关爱他人,让孩子学会如何正确处理和面对生活中与他人的矛盾纠纷,这样才能树立起健全的人格心理,只有内心阳光,他们的生活才能阳光。

陈芸的病例显示,她头面部及胸部软组织受伤。夏昌莲说,孩子住院已花了近3000元,实在是拿不出钱了。

昨日,记者赶到龙井佳园小区,保安易师傅介绍,当晚近9点钟,他正准备关大门,突然有个老太跑来称在小区里有几个女孩在打一个女孩。“我立即赶过去,看到几个女孩正往大门走,便问怎么回事。”易师傅说,几个女孩表示要出小区捡手机,他也询问了坐在地上的陈芸,陈芸只说自己摔了一跤。

陈主任表示,警方已就此展开调查,一旦警方调查有了结果,学校将对吕晓和刘蕾进行警告或处分。昨日,记者从巴南警方了解到,他们将对陈芸做伤情鉴定,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文中涉及未成年人均系化名)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