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下一步希望双方加强合作,短缺药又

0 Comment

对于家住天津的刘希恭来说,今年春天“很难过”。已近80高龄的他,为寻找给儿子治病的一种短缺“救命药”——青霉胺,心急如焚地跑遍天津各大医院,然而却被告知已停产。

中新社北京5月6日电
中国科学院大学知识产权学院6日在北京揭牌。中国科学院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穆荣平兼任知识产权学院执行院长。

像刘希恭老人这样,期盼能买到短缺药的患者家属不在少数。3块钱一盒的牛黄解毒丸、1块钱一盒的红霉素软膏、2块钱100片的复方新诺明……曾一度为老百姓熟知的多种廉价药身影如今也愈加难寻。青光眼手术必用药丝裂霉素近日被曝在多地面临断货。

该学院背靠中国科学院100多个科研院所,是在中国科学院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法律与知识产权系的基础上,依托中国科学院知识产权研究与培训中心、中国科学院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与咨询中心、中国科学院大学竞争法研究与咨询中心而成立。

“救命药”去哪儿了?短缺药又“荒”在哪儿?如何破解药品短缺困境?

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校长高随祥表示,该学院的发展使命是培养有科学内涵的知识产权战略管理和知识产权法复合型人才,有学术背景的知识产权政策制定和实践者,引领知识产权制度创新与发展,成为教育、科研、智库功能三位一体的国际著名知识产权学院。

救命药断了“供”,病重的他们怎么办?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管理司副司长赵梅生表示,2016年中国发明专利申请受理量达到133.9万件,发明专利申请、授权双双破百万,位居世界第一位,中国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知识产权大国。下一步希望双方加强合作,努力将学院打造成重要的知识产权人才培养基地,为建设知识产权强国提供有力支撑。

曾经8块多一瓶,如今卖到98元仍“一药难寻”。作为肝豆状核变性疾病的重要治疗药物,对长期服用该药物的患者而言,堪称救命药。

中国科学院科技促进发展局局长严庆表示,希望知识产权学院与国内外同行广泛交流,为相关领域合作研究提供更多更好的平台。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刘希恭辗转联系到药品生产厂家,却被告知因原料紧缺,加之不挣钱,企业已停止生产,最大的可能也是今年底生产。

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会长刘春田认为,中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要求实行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有效的知识产权法治需要改革制度、转变观念,知识产权强国建设任重道远。(记者
马海燕)

鱼精蛋白,是治疗心脏病手术的必用药,十几块钱一支,而去年大半年这种药物在全国多地出现短缺甚至断供。

世界卫生组织在1977年提出,各国要提供廉价药,满足基本医疗需求。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傅鸿鹏介绍,美国药监局也曾对短缺药作出定义:“指一个药品及其替代品种都供应不上、影响治疗的情况。”

事实上,我国遭遇的廉价药“荒”远不止鱼精蛋白和丝裂霉素。傅鸿鹏认为,药品短缺问题确实可能会对病人造成严重影响,但也存在部分企业的过度宣传。

业内人士指出,基层医疗机构短缺问题更为突出。因廉价药品短缺,一些农村患者面临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危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副院长范利说:“高血压是农村地区的高发疾病,‘降压0号’被大多临床医生公认疗效好,而最近调研发现,患者被建议换成更贵的复方药。”

“廉价”变“高价”,短缺药到底怎么了?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廉价“救命药”的共同点,就是安全、必需、有效,价格不高、临床用量少、企业生产厂家少。但是少了它,患者不是找不到替代药物,就是替代药价格奇高。

低价救命药缘何会出现“有需求、无供给”的怪象?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牛正乾指出,药品是特殊商品,对病人属于“刚需”。完全靠市场,药品生产成本上涨,利润空间下降,药企不愿意生产,医生不愿意开方子,价格低、用量小的药品就容易短缺。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