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索要小费的事情,人工智能行业到底如何火爆

0 Comment

“未来5到10年,对社会改变最大的将是人工智能(AI)。人工智能将深刻改变社会,代替很多岗位,也会创造出很多新的岗位。哪个国家掌握了人工智能的话语权,就掌握了全球的话语权。”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说。

图片 1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浙江、安徽、辽宁等地调研了解到,企业普遍反映缺乏人工智能人才,认为随着AI在各个行业的应用不断深入,人才需求会越来越强烈。当前,对于人工智能人才培养,院校、企业在人才培养定位、模式、校企结合等方面仍存在困惑。

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在春节、十一等长假来一趟出境游是不错的选择,而距离较近、消费较低且签证相对容易办理的东南亚国家,自然成了大部分人境外旅行的首选。然而随着中国游客人数和购买力的不断增长,一些只针对中国人的区别对待现象慢慢显露了出来,部分外国服务人员屡屡“花式”向国人索要小费,甚至连海关人员都不例外,“宰中国游客一笔”似乎成了他们的惯例。

行业火爆人才稀缺

普吉岛某海滨度假酒店 中新经纬李晓萱 摄

人工智能行业到底如何火爆?“到处都喊着要人才。”东北大学机器人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张云洲这样形容。

小费文化盛行 “强行”式服务让你掏钱

过去几年,科大讯飞辽宁分公司每年从高校招毕业生,人数都在1000人以上,2018年预计将达到2000人以上。“随着AI在各个行业的应用深入,人才的需求会越来越强烈,对高精端人才的需求会更加旺盛。”科大讯飞辽宁分公司总经理江厚军说。

索要小费的事情,人工智能行业到底如何火爆。在东南亚国家旅行,除了感受当地的阳光沙滩,吃水果海鲜,给小费也成了当地人心照不宣的一种“文化”。

在人工智能企业较为密集的杭州,创始人们同样为“招人”而头疼。

王先生去年9月和妻子在泰国蜜月旅行时便遭遇各种“花式”索要小费的事情,大巴司机很辛苦要给小费,地接导游很累也要给小费,酒店服务生帮你提箱子要给小费,打扫房间要在床头留下小费,看动物表演要给动物小费也要给驯养人小费,做SPA要给小费,外出就餐、购买商品商家也是默认不找零视为小费……

“人工智能行业发展迅猛,市场需求足够大,但真正的人才稀缺。优秀的工程师,市面上很难招到。”杭州大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陈明权说,目前该公司员工约40人,校园招聘和猎头招聘各占一半,2018年希望再招50到100人,不过在985、211或者行业内名校都“招不满”。

据了解,泰国小费文化由来已久,由于东南亚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参差不齐,服务人员的薪资待遇较差,给他们一些小费也是人们约定俗成的规矩。就连中国驻泰国大使馆对游客的特别提醒中,也有一条是关于给小费的内容:

“一些好的大学里会有类似计算视觉方向的实验室,但离直接工作要求的能力还有一定距离。”陈明权说。

在酒店搬行李、清洁房间或就餐时如对方服务良好,可视情给服务员20泰铢至100泰铢(4-20元人民币)不等的小费。如账单已含服务费,可不另付。

安徽咪鼠科技公司负责人冯海洪也有类似的感觉:“人才市场上几乎没有人工智能人才,有也抢不到,我们只能招计算机专业毕业生自己培养。培养周期是半年到一年,才能够进入这个行业。”该公司以智能语音鼠标为应用方向,30多名员工中约有20人从事人工智能开发。

中国驻泰国大使馆网站截图

人工智能人才招聘难、培养难,留住自然也难。冯海洪说:“要给足够的学习机会和快速成长机会。我们有股票期权,工资方面至少符合市场水平,有时候还要超过他们的预期。”

据北京某旅行社越南带团领队金某表示,给小费可以获得更好的服务,拿打扫酒店为例,假如你给了1万越南盾(大约3元人民币)小费的话,他们会把床铺整理的很干净,假如你给了2万的话,他们还会帮你把衣服叠好,甚至心情好的时候会帮你把毛巾叠成天鹅的形状,给再多的话甚至会在床上撒一些玫瑰花瓣以及在房间内喷一些香水来让游客心情愉悦。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在一些相关企业了解,一般一两年工作经验的员工月薪约8000元,能够独立操作的员工月薪可过万元,且上涨速度很快。

资料图 来源:中新网

企业全球招募人才

然而本来是双方你情我愿的事情,却掺杂了一些变了味的现象,比如服务人员为了索要小费而去刻意做某件事。

人工智能企业“大家社区”的杨洋说,人工智能的三个基础点,一是算法,包括深度学习,二是大数据,这是人工智能的支撑,三是运算能力和硬件,“这几个方面的人才需求都很旺盛”。

“在我们刚入驻酒店的时候,有一个服务生过来,二话不说就从你手里硬夺过行李箱帮你搬运,不给都不行,可是实际上我们并不需要,酒店有电梯,我们自己拿上去很方便。”王先生在房间里等了足足半个小时,服务生才把行李拿上来。“据说是因为行李太多分不清送错房间了,最后他送来了也没有一句抱歉的话,站在门口冲我们笑也不离开,我们就秒懂了,这是在等小费。”

人工智能行业到底缺少什么样的人才?冯海洪认为,一是一些逻辑算法方面的人才,做底层技术算法研究;二是基于一些核心技术平台如人脸识别、语音识别等线上云端能够使用的人才,基于平台开发的人才;三是大数据人才,人工智能产品基本都涉及数据分析、处理;四是人工智能硬件产品人才,对新的终端产品有所了解,比如机器人、手机等。

据王先生介绍,在泰国旅行6天时间里,共给出去大约300元小费,虽然金额不多,却让他心生疑惑:这些小费当中,有多少是通过劳动和服务获得的,又有多少是浑水摸鱼拿到的呢?

中德新松教育科技集团管理咨询部部长杨涛认为,人工智能领域不再是需要单一型人才,而是需要有交叉学科背景的复合型人才。

公职人员伸手要钱 海关、安检也要“捞油水”

另一方面,稀缺的人才主要分布在北京等少数大城市中。一些企业反映,现在三线城市基本招不到人工智能人才,招到也留不住,一些企业只能招实习生,靠带新的方式培养人工智能人才。

如果说这些地方的“收小费”情况是国情风俗,那么出入境海关工作人员公然向中国游客索要费用则是不折不扣的“看人下菜碟”了。

为了破解人才招募难题,一些企业把视野放宽到“全球”。如科大讯飞展开招募国际顶尖人才的“春晓行动”,在美国硅谷、加拿大多伦多等AI人才汇聚的地区设立实验室、办事机构等。“人才的招募,不能仅仅局限在国内。”江厚军说。

北京姑娘小鱼今年春节带着家人一起随团去越南芽庄旅行,在出发前就被旅行社领队告知,出入越南海关时每人准备10元人民币小费,夹在各自的护照里,默认是给海关工作人员。如果不照做,就容易被关“小黑屋”。

“人才培养还在摸索”

“毕竟谁都不想被关,谁知道他们会对你做什么,而且时间也耽误不起。”小鱼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此前曾有新闻曝出有中国游客在越南过海关时因拒交小费被殴打。小鱼对中新经纬表示,当时心里略有不快,但想着领队也是为了大家好,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便默认了这种“潜规则”。

据专家介绍,目前国内有37个高校设立了智能科学学科(即AI方向的学科),7个高校成立了机器人学院,60余个高校在建机器人专业。不过,对于人工智能人才培养,无论高校还是企业都存在困惑。

中国公民被越南边检人员索要小费不成被殴打致骨折 新闻来源:凤凰视频

目前,多个高校开始探索人工智能人才培养,如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成立了人工智能学院,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信息学院成立了人工智能英才班。

排队时,小鱼还特意问询周围其他中国游客是否准备了小费时,答案都是肯定的。而同样来越南旅游的俄罗斯人则均未准备小费。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