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纪再次去国家档案局询问对范悦的调查进展,没有殴打记者和居民

0 Comment

20日,记者从辽阳市白塔区外宣办得到最新消息:网络上有关“记者在白塔区采访遭城管殴打住院”一事,经辽阳市有关部门调查后认为:“该记者不慎被脚下东西绊倒,执法人员并未与未发生肢体冲突,没有殴打记者和居民。”“执法人员到施工现场进行监察并无不当,没有越权执法。开发商则经过测绘院和执法局的正负零验收合格,合法合规。”

本月5日,本报曾报道了原电视台女主持纪英男举报国家档案局政策法规司原副司长范悦一事。19日下午,纪再次去国家档案局询问对范悦的调查进展,但她吃了闭门羹。而随行记者提出采访档案局的要求时,也再次遭拒。

据了解。辽阳市荣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建设的“罗马假日四期”车库施工多次被群众举报,称该车库存在超高、无合法手续等严重违法行为。附近居民与开发商及施工现场工人多次发生冲突和纠纷。7月15日,辽阳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白塔分局(下文简称城管白塔分局)受辽阳市白塔区人民政府指派,前往罗马假日四期车库施工工地进行监察。据白塔区相关负责人介绍:“为了防止施工人员与附近居民再次发生冲突,要求城管白塔分局负责将施工人员和居民分开,拉起警戒线和人墙,保障合法合规的施工项目正常进行。”后“施工工地现场聚集了3、4名附近居民,突然穿越警戒线阻扰施工进行,施工人员情绪激动,个别人与居民发生肢体推搡。城管白塔分局执法人员为避免事态恶化,将进入现场的居民强制带离现场。”

档案局:拒绝采访,仍无表态

而对于《华商晨报》记者在采访此事过程中受伤住院一事,白塔区回应:“施工现场比较混乱,地面凹凸不平,建筑材料堆放散乱,该记者不慎被脚下东西绊倒,执法人员上前搀扶他起来,但该记者拒绝起来,硬说自己遭到了执法人员的拳打脚踢,并用手机拨打110和120,称自己受到伤害,需要救助。”“事实证明,该记者在说谎,执法人员没有殴打他。”

纪再次去国家档案局询问对范悦的调查进展,没有殴打记者和居民。对此事,上月19日,国家档案局机关纪委负责人曾表示,范悦已因作风问题被免职,档案局已同意范悦辞职。该局对于网络披露的范悦花巨款包养纪英男的情况正在进行调查,如发现范的资金来源涉及违法违纪问题,将依法依纪作出处理。

于是作为此事的调查方城管白塔分局经调查后得出结论:执法人员在整个执法过程中,包括与记者沟通过程中,未发生肢体冲突,没有殴打记者,在强制带离居民离开施工现场时,没有殴打居民。

过了一个月,国家档案局的调查有何进展?19日下午,纪英男来到该局,被门卫挡住未能入内。随后,纪英男在记者面前拨通了档案局值班室和相关部室的电话,工作人员在听到了纪英男的声音后都挂掉了电话。纪英男说自己在举报后,曾多次联系档案局,“每次听到我的声音就装信号不好,然后挂掉电话,到现在我什么说法都没得到。”

早在7月4日,记者也曾电话联系过国家档案局,希望就范悦一事采访相关领导。工作人员在详细记录了记者的单位、姓名、联系方式后,告诉记者此事仍在调查,暂时不接受媒体的访问。

前天下午,记者也到国家档案局门卫处登记,希望向有关领导了解调查进展。门卫在与办公室通完电话后,拒绝了记者的进入。“你回去吧,范悦已经辞职了,领导说不接受采访”,面对记者的疑问,门卫表示如果纪英男要举报,应该去中纪委。

范悦联系不上,未再上班

纪英男在微博上举报范悦后,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这桩“桃色新闻”的“男主角”范悦却一直没有现身,此事也仿佛成为了纪英男一个人的“独角戏”。

“我一直联系不上他,他就好像‘失踪’了一样”,纪英男称事发后,范悦曾主动联系过她一次,说要起诉她,但之后范悦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

记者曾多次尝试联系范悦,未能成功。值班门卫在面对记者询问时,表示范悦被免职后再也没来过单位上班,事发至今他再没见过范悦。

纪英男:无人取证,还会坚持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