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如何看待包括金庸武侠在内的中国文化产品在海外的传播趋势,在这些偏远村小任教

0 Comment

  中新网桂阳6月26日电 题:“80后”教师20年坚守乡村教育
愿山里孩子有个快乐童年

  编者按

  作者 鲁毅 夏程鹏

  金庸的世界与世界的金庸①

  “比起条件好的地方,贫困偏远山区的孩子可能更需要一位像我这样的‘孩子王’老师。我希望带着他们快乐成长,快乐学习。”带着这个简单的心愿,湖南省桂阳县“80后”李支友20年前成为了一名乡村教师。

  今年2月底,英国出版了全球首部英文授权本《射雕英雄传》第一卷,上市以来已连续加印7次,受到西方主流文化出版界和媒体的关注;英文版“射雕”推出的同时,法文版漫画《射雕英雄传》也正式推出。

  在他执教的20年里,从他最初被分配的桂阳县莲塘中心校总部,到他主动申请前去顶岗的村小,再到现在任教的田木小学,一个比一个偏远,一个比一个任务重。在这些偏远村小任教,李支友基本上是既当校长又当老师,还要兼职门卫和后勤。25日,记者在田木小学见到了这位身兼数职的乡村教师李支友。

  金庸武侠的出现是中国现代文学中一个典型的现象级事件,它以坊间通俗读物为起点,采用新文化运动以来得到充分发展的白话文作为载体,融合中华传统人文思想,又对现实社会现象有很深的借鉴,同时夹杂了作者个人对文化和历史的反思。这些特质使金庸武侠在华人中广受欢迎,几至“有华人处即有金庸”。

  只有15个学生的教室里,身穿白衬衣的李支友正带领学生诵读课文。学生被简单的分成了两边,一边写写画画的孩子是学前班,另一边拿着书本认真诵读的是二年级,这是田木小学所有的学生。

  但在20世纪,金庸武侠在海外的传播主要在日、韩、东南亚各国。如今,随着我国国际地位的增强和影响力的扩大,越来越多的西方人也在加入这个行列,越来越关注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思维方式,金庸武侠登陆欧美主流文化市场正当其时。

  学生不多,但李支友的工作却不轻松。李支友是学校唯一的老师,语文、数学、音乐、体育等所有课程都是他一个人教。在李支友看来,教课之外,需要花费他更多心思和精力的是陪伴孩子们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如何看待包括金庸武侠在内的中国文化产品在海外的传播趋势?如何理解这一趋势将带来的一系列变化和影响?如何利用这一趋势加深中外文化的互相理解和沟通?如何让这一趋势更好地为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经济文化事业发展服务?南方日报推出系列文化报道“金庸的世界与世界的金庸”,对相关话题进行全方位报道。敬请垂注。

  “当地有条件的家庭基本把孩子送到外面去读书了,在村小上学的孩子基本都是没条件到外面上学的留守儿童或家庭非常贫困的孩子,他们因为缺少陪伴和管教,更加敏感或者暴躁,难哄不好合作。”李支友说,“教他们得更用心,既要当好严厉的老师,还有当好孩子们信任的小伙伴。”

  当你在畅销书榜单上找到一本书的介绍,它这样写:这本书反映了蒙古兴起之初的畜牧业状况,女主人公是一位养蜂专家,她的丈夫成了一个养雕专家……看了这样的简介,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能有兴趣继续读下去。读者多半还会怀疑这本书是怎么上畅销书榜的。这本所谓讲“养蜂专家”和“养雕专家”的书,在中国的名字叫《神雕侠侣》。是的,这部金庸武侠经典当初就是这样被西方评论家“糟蹋”的。

  事实上,李支友从郴州师范毕业后,是作为郴州市特别优秀大中专毕业生身份被优先分配到桂阳县莲塘中心校总部任教的。当时的情况下通过几年的努力他可能也会和他的同学们一样或进城工作或升迁,但任教一年多后李支友就“傻乎乎”地逆流而行,主动申请到环境更差的偏远村小任教,执意钻进了“穷山沟”。

  但是,到了今天,随着中西文化交流的加强和“中国热”“汉语热”的出现,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化。金庸武侠被誉为华人世界的共同语言,获得了更多的关注,多种西方语言的译本正在推出,也在西方主流文化界和大众中收获了更多的好评。

  “我这样的农村娃都不愿去偏远乡村,那就更没人愿意去了。”李支友说,出生农村的他更了解山里孩子需要什么,而且自己爱运动会音乐十分适合当一个全科老师。“喜欢体育的就训练他们打篮球、跑步,喜欢乐器的就教他们吹笛子、弹琴,喜欢画画的就训练他们画画。”田木小学的教室里、走廊上,到处贴有孩子们的作品。

  金庸武侠乃至中国文化是如何实现这种转变的?南方日报记者梳理了近年来金庸作品在海外的出版发行情况,并采访了当地读者和相关出版机构的人士,或许从这些信息中我们可以看到某种趋势。

  在李支友坚守乡村的20年里,他也时常面临尴尬,好几次他都觉得难以坚持下去了。因为在大多数人眼里他是个不成功的男人,甚至妻子也开始认为他不思进取,因为他以前的同事同学似乎都比他混得好。但每次他又坚持下来了,“学生、家长都很尊敬我、信任我,我女儿也为我的事业而骄傲,这给了我很多动力,每次看到孩子们脸上绽放出爽朗自信的笑容,我就觉得选择没有错。”李支友说。

  如何看待包括金庸武侠在内的中国文化产品在海外的传播趋势,在这些偏远村小任教。  “中国的大仲马?”

  今年,李支友为了给另一名年龄偏大的乡村教师多一个机会他主动放弃了一级教师评选。他说:“选择乡村教育,本来就不为职称,只为称职。职称改变的只是一个人,而一名称职的老师却能让更多的孩子有一个欢乐的童年。”李支友说,只要学生需要他,他就要继续奋斗下去。

  “由于金庸的小说非常受欢迎,有的时候会被拿来与法国作家大仲马的作品比较。后者是享誉世界的通俗小说之王。”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