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上海迪士尼度假区专门就食品携带新规进行说明,李四顺的歌里

0 Comment

上海迪士尼度假区专门就食品携带新规进行说明,李四顺的歌里。  “风啊,汝想欲吹去地块,涌啊,汝想欲打去地块。”在老家潮州时,李四顺喜欢叫上几个兄弟,爬上潮州古城墙,对着韩江唱歌。古城千年的文化沉淀,人们的智慧化成语言,代代流传。

  中新网上海9月11日电上海迪士尼度假区11日宣布,开始正式实施主题乐园的食品携带新规。

  今年,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中涌现出了一批方言乐队,受到大众热捧。六甲番乐队是广州的一支潮州话乐队,乐队主创李四顺说,出来闯荡,发现不少方言日渐式微,于是,他开始选择用母语创作。李四顺的歌里,把儿时记忆和潮语碰撞,用充满烟火气的“老话”记录下在家乡发生的故事,为人们呈现出生活本来的样子。他说,想把潮语民间的这些“老话”都写进歌里,把民间智慧都“捞”起来。

  近期,上海迪士尼乐园因为携带食品的规定屡屡被推上风口浪尖。就在6日,有媒体报道,上海迪士尼乐园调整食品携带政策后,马上就有游客携带西瓜入园,于是再度引发社会热议。

  第一次公开演唱潮语歌被赞生猛

  11日,上海迪士尼度假区专门就食品携带新规进行说明。上海迪士尼方面明确表示,即日起,游客可携带供本人食用的食品及饮料进入上海迪士尼乐园,但不允许携带需加热、再加热、加工、冷藏或保温的食品及带有刺激性气味的食品。不可携带入园的食物包括:需加热水食用的方便面、带自热功能的食品,以及榴莲等。

  对李四顺来说,组建一个潮语乐队,完全是偶然。

  游客将继续可以携带瓶装水和饮料入园,遍布乐园的50多个直饮水供应点和20多个热水供应点也将继续为游客免费提供饮用冷热水。酒精饮料、罐装和玻璃容器仍将被禁止携带入园。对于有需要将不可携带入园的个人物品进行寄存的游客,度假区已推出每日10元/件的寄存服务。

  李四顺本名叫李哲,老家在潮州潮安区浮洋镇,潮汕人向来敬神,乡人们祭拜时总爱喊一句“平安四顺”,出来闯荡,他想把这份祈愿带在身边,就给自己起了个艺名——四顺。

  上海迪士尼乐园表示,游客可在乐园内的指定野餐区域享用自带的食品和饮料,但需要遵守垃圾分类准则,并共同维护干净整洁的乐园环境。

  吉他是他从小到大的玩伴,李四顺小时候出了一次事故,在家里休养了两年。看到别的孩子都去上学,自己只能待在家,他觉得被世界“抛弃”了。

  伴随食品携带新规而来的,是“更友好、人性化”的安检流程和服务。

  一次偶然的机会,李四顺在电视点歌台看到beyond的演唱会,吉他、长发、摇滚,这场演唱会让李四顺感觉“一扇大门被打开了”,“看到他们的不一样,我想我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发光发热。”

  上海迪士尼官方指出,确保所有游客和演职人员的安全是上海迪士尼度假区进行一切工作的首要原则。度假区的安全检查程序建立在全球迪士尼乐园60余年的运营经验基础之上,并且每一座迪士尼度假区目的地每天都在执行类似的安全检查程序。

  摇滚给了他力量,他也爱上了音乐。李四顺没有系统地学过音乐,但喜欢跟着哼唱,自己会瞎编一些歌词,有时半夜还和弟弟在床上唱着玩。

  为了尽可能降低安全检查对游客体验的影响,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建议游客在安检时可以自己打开包袋,如安检人员有要求,游客可自行将可疑物品取出,并在完成检查后放回。并且度假区还将在未来采用如X光机在内的安检设备,辅助人工服务等手段进一步优化安检流程。

  李四顺读书时组建了四五支乐队,但基本唱的都是英文歌或者普通话,潮语歌他偶尔也会写,但从没演过,只限朋友之间的分享。

  上海迪士尼乐园重申,不得携带入园的物品包括:易燃易爆物品;任何类型的武器;仿真武器或玩具枪;需加热、再加热、加工、冷藏或保温的食品及带有刺激性气味的食品;酒精饮料;罐装或玻璃容器;尺寸超过56厘米X36厘米X23厘米的箱包、容器或行李;手推车及带轮子的运送工具;带滑轮的玩乐装备;大型专业摄影、摄像器材和其他相关工具;大型三脚架、折叠椅及凳子;动物;相关法律禁止的物品及其他具有危险性或破坏性的物品。

  2010年,一次在LiveHouse的演出结束,观众意犹未尽,李四顺从吉他上扫出一首自创的潮语歌。“场子一下就沸腾了”有几段重复的旋律,台下的观众开始一起合唱,李四顺在台上念起了诗。

  而基于安全考量,个别手提包、包裹或其他物品可能无法携带入园。对无人看管的物品,上海迪士尼度假区也将作适当处理。

  这首潮语歌编曲节奏强烈,蓝调加上夸张的潮语唱法,像在黑夜中静静地述说,忽然又撕开一道口子,强光猛得照了进来。

  李四顺第一次公开演唱,收到了这样的评价:生猛、野性。音乐行业的前辈主动找到他,请他喝酒,告诉他这事能成。潮语歌能被人接受,唤起共鸣,让李四顺有了继续创作的信心。

  “感觉一扇大门被打开了”李四顺笔下写的歌越来越多,《伊莎贝拉》《晚安妈妈》《刍狗之歌》……它们是族人节日的拜神仪式、阿嬷爱讲的俗语、儿时停电的夜晚……

  李四顺在故乡生活了20多年,好像每一帧生活画面都能成为他的创作素材。

  小时候,李四顺听阿嬷说,潮州人曾被外地人称为“六甲番”,因此“六甲番”就成为了乐队的名字。

  常听阿嬷说“肚兜里缝三块大洋”

  六甲番乐队的成员,平时各自都有工作。主唱李四顺是医院的一名会计;巴扬琴手小南是通信设计工程师;打击乐手阿雁是音乐幕后策划人;贝斯手润钊是一名在校学生。

  阿雁从初中就开始和李四顺组乐队,除了李四顺,他在乐队的时间最长。潮语是古汉语,有八个声调,比普通话多一倍。歌词写得既不失潮语本真又好听很不容易,阿雁觉得,每次演奏乐队的歌都很过瘾。

  贝斯手润钊是“95后”,在乐队年纪最小。他今年刚加入乐队,不仅填补了乐队低音部的空缺,也给乐队带来了激情。润钊坚信,方言乐队一定有市场。

  别看乐队成员都是兼职,但组乐队他们是认真的,绝不是在玩票。

  每个周末,乐队的成员都会腾出半天时间聚在一起练习。八月闷热,借来的排练室没有空调,风扇作用不大,一首歌下来,大家的衣服湿了一半,乐手们不得不多备一件T恤。

  乐队成员也换过,难得的是,换来换去也都是潮州人。演奏起李四顺的歌,他们总能联想到儿时家乡的生活。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