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www.wxc7788.com就侵入了目标网站的服务器,他就一直这样坚持着

0 Comment

不懂网络的他就找到黄旭,两人之前有业务往来,也算熟知,闵晨镜找黄旭商量“能不能开发一个功能与CMY网络印刷系统软件一样的?”黄旭觉得手头事多,开发周期也长,就合计“找人给闵晨镜弄一个。”闵晨镜付给黄旭6000元,让黄旭具体负责找人和支付报酬,黄旭又通过网络找到夏宏,夏宏又发帖找到刘小全,于是便有了刘小全炫技揭帖这一幕。

昨天上午9点,在宾馆里休息了一晚的熊其伟,婉拒了民警送他回家的好意,又踏上了寻妻的漫漫长路。

层层转包找人窃取软件

说到老婆,他很幸福

海都闽南网讯
“几个人都没拿下,我想试试自己能不能做成,就去做了。”仅是一时意气,刘小全——这个22岁的男孩向目标网站的服务器传送了黑客程序,获得了该服务器的最高管理权限,在刘小全的帮助下,闵晨镜等人长驱直入此服务器,下载了南京一家网络公司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网络印刷系统软件,给该公司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三万。4月20日,南京雨花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闵晨镜一行四人面临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的犯罪指控。

照片上的女子正是熊其伟的妻子小蒋。2002年夏天,他们经熊其伟的二哥介绍认识。小蒋是云南人,那年她刚满20岁。几个月后,家人给熊其伟办了婚事。一年后,他们有了儿子。

周朝阳还介绍道,由于现在网络和信息化比较发达,有些偷盗通过鼠标和键盘就可以完成了。“传统的偷盗行为之前需要实施一系列的准备,时间跨度较大。但在计算机信息时代,偷盗可能在瞬时几秒内发生,犯罪人恐怕都来不及多想,犯罪行为就已完成了,也就是说,信息化手段让犯罪更加快捷、迅速。”

民警赶到时,现场已有不少围观群众,有热心人还拨打了120。张伟注意到,跪在地上的中年男子没穿上衣,他的身体缩成一团颤抖。男子双手捂着肚子,紧闭双眼喊痛,民警发现他的精神似乎有些恍惚,说话的声音也很弱,于是赶紧给他穿上衣服。120急救车随后赶到,医生检查后初步判断男子是胃痛,因饥饿造成。

2011年8月,他在某网站上看见一个帖子,帖子上写道:“寻人拿站,劳务费500元。QQ:********。”懂行的人都知道,“拿站”就是拿技术手段侵入进而控制目标网站服务器的意思。刘小全感到好奇,依帖加了发帖人QQ,网聊时对方告诉刘小全已经有别人找过他了,但“都没有拿下”。刘小全一听,想着“前面几个人都没拿下,我要试试自己能不能拿下,就应承下来了”。

熊其伟说,自己曾在主城当过8年的力哥,但那已经是10年前的事了。由于身上没钱,熊其伟常常又累又饿。

进展还算顺利,刘小全通过上传黑客程序,鼠标一点,程序执行,就侵入了目标网站的服务器,服务器上所有资料尽在他掌握,刘小全在后台增加了多个管理员级别的用户名和密码备用。将密钥和链接发给发帖人,发帖人给了他500元劳务费,而此时的刘小全不知道发帖人需要网络密钥作何用,当了回黑客揭帖炫技成功,刺激之余赚了一笔500元外快,刘小全以为事情仅仅就这么简单,直到去年10月份被刑事拘留。

“不好了,有个人要不行了!”昨天下午6点左右,一名中年妇女急匆匆地跑到陈家坪交巡警平台报警称,在陈家坪长途汽车站附近,有一名中年男子跪在地上,一直在不断呻吟着,表情看上去很难受。随后,民警张伟、张建伟立即赶到现场。

1990年生的刘小全瘦弱矮小,大专学历的他是一名初级软件工程师,案发前在一所北京高校的后勤部门负责网络管理。

“这件毛衣是我老婆给我织的。”说到妻子,熊其伟脸上洋溢着幸福。前晚10点,民警帮熊其伟在宾馆订了一间房,把他送到宾馆休息。在房间坐了一会儿后,熊其伟从衣兜里掏出两张已经磨损得只剩下一层塑料膜的旧照片看了起来。

侵犯知识产权,四人面临犯罪指控

www.wxc7788.com就侵入了目标网站的服务器,他就一直这样坚持着。饿了就跪在街边乞讨

(文中所涉人名、公司名为化名)

“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男子喝了一杯温水后,渐渐缓过神来。

原来幕后有人相中别人的软件但舍不得花钱买

2009年4月,小蒋去了大渡口的一家工厂打工,但只干了一个月,熊其伟觉得妻子太辛苦,就叫她回家了。同时,熊其伟也努力地干着农活,希望能改善一家的生活。

由于黄旭、刘小全等人入侵服务器,导致南京B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具有核心竞争力的自主知识产权CMY网络印刷系统软件和该公司服务器长时间处于严重失控状态,服务器被迫关闭三个多月,严重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经审计,被害单位直接经济损失达28300多元。案发后,闵晨镜及时赔偿了受害人企业18万元,刘小全也积极配合受害人企业修补网站漏洞,解决网站安全隐患问题,防止损失进一步扩大,以求最大限度降低被害人的损失。认罪态度都较好,现闵晨镜,黄旭,夏宏,刘小全四人都面临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的犯罪指控。检方建议法院判处刑期在半年以上一年以下,法院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由于男子坚持不肯去医院接受进一步检查,民警只好将他带回平台休息,并给他买来快餐。填饱肚子后,男子精神好了不少。他告诉民警,他叫熊其伟,是潼南县太安镇人,36岁,这次来主城区是寻找离家出走的妻子的。

那出资请人拿站的黄旭又是何许人呢?案发前,黄旭是上海一家涂料公司的职员。他着手组织窃取CMY网络印刷系统软件也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1984年生的闵晨镜是上海一纸制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他有次在浏览南京B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网页时,觉得该公司CMY网络印刷系统软件特别好,很想引进到自己公司应用。但向该公司咨询后得知,购买此软件要花6万块,闵晨镜觉得“价格太贵,接受不了。”

痴情汉行乞寻妻三年 昨天他饿倒陈家坪车站

被窃公司服务器严重失控被迫关闭三个月

三年了,这已经不是熊其伟第一次这样漫无目的地寻找妻子。这次为了买一张大巴车票,他花光了身上仅有的40多元。这几天他一直都在渝北、九龙坡、高新区等地徒步行走。

标签:,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