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他从林业厅办公楼5楼跳下,该团伙已实施碰瓷诈骗10余起

0 Comment

12月12日午饭后,李海元告诉阿武,他要给海南省林业厅的领导写一封信,在信中,他指责黎母山林业公司的相关负责人“滥用职权”,“非法侵占橡胶林地”,甚至某些人“威胁不给钱就不会协商处理此事”。他说自己“被此事搞得精疲力尽,已丧失了正常的工作、生产和生活的信心,愤怒之余连死的心都有了,想尽快离开这个世界吧!”他盼望林业厅的领导“可怜我一家老小,他们尚无生活来源且家庭负债累累,尽快妥善处理此事”。

朋友来电撞到人了咋跟我遇到的一样?本月11日,郫县市民赖先生接到朋友电话,称在安靖镇撞到了一名骑自行车的男子,导致对方手臂骨折。在赔偿了4000元后,询问赖先生如何写“不追责协议”。

李海元的朋友阿武说,此后李海元又多次找到黎母山公司索要赔偿,但均未得到答复。

犀浦派出所所长许刚介绍,该团伙成员均为中江县人,从去年8月开始,一直活跃在成都周边作案。“两人做诱饵、3人装亲属帮腔。”许刚说,他们一般选择在车速缓慢和人流较少的路段下手,两名“诱饵”骑车冲上去挨“撞”,然后躺在地上不起来。随后在附近医院一查都是骨折。

在12月11日因被黎母山林业公司的人“劝阻”而未能进入海南省林业厅的大门后,李海元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返回琼中,他不想就此放弃。当天晚上,他找到了自己的朋友阿武。“他虽然名义上是个‘老板’,但根本就不像个‘老板’。”阿武说,因为这些年承包橡胶林地没有收入,李海元每次到海口都不舍得住旅馆,而是找朋友借宿,跟朋友在一起聚会,朋友们也都不让他买单,还积极帮他想解决问题的办法。

获知这一信息,赖先生让朋友稳住对方,当即和民警赶往安靖。“到那儿一看,果然就是他们。”赖先生说。

没有人知道,李海元从5层楼上跳下时,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44岁的男人对他身处的这个世界一定充满了失望。

随后,两名男子被民警带回犀浦派出所。

人民网海南视窗12月14日电(记者宁远、毛雷)12月13日上午9时许,李海元再次来到位于海口市海府路的海南省林业厅。一天之前,他已经来过这里,递交了有关材料,请求这里的官员解决自己和海南黎母山林业公司之间的橡胶林承包问题。13日上午他到这里来是想问下进展情况,但约半个小时后,他从林业厅办公楼5楼跳下,经抢救无效死亡。

按照此法,该团伙已实施碰瓷诈骗10余起,诈骗金额10余万元。

在信的末尾,李海元还写下了这样的话:“本人如有不测,恳请帮助联系海南省红十字会。本人愿意捐献器官给需要的病人,捐献遗体给国家的医学机构作科研之用。生前未积大德,死后亦要积小善。”

嫌疑人设计“苦肉计”为逼真自己掰断手臂看似普通的碰瓷伎俩,如何能让这么多司机在被骗后还浑然不知?记者从许刚处得知,原来在碰瓷环节中,嫌疑人还设计了一个“苦肉计”。

在9月5日之后,李海元又多次到海南省林业厅信访,盼望这里的官员能够帮自己解决问题,但得到的答复仍让他失望。他的希望在一趟趟奔波中日渐微弱。

“这跟7天前我遇到的情况一模一样。”赖先生说,12月4日,在郫县犀浦镇,一辆自行车突然撞在自己的面包车上,车上的两名男子当场倒地不起。他随即将两人送医,经检查,其中一名男子手臂骨折。双方协商后,他支付对方8000元赔偿金,并签订了“不追责协议”。回家后,他感觉事发蹊跷,次日报案。

“我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阿武懊悔地说,本来他已经帮李海元联系了人民网海南视窗,约好13日下午去反映情况,希望新闻媒体的介入能够帮助李海元,但谁也没有想到他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失望。

这时,另外3人伪装成他们的亲属赶到医院,并劝司机息事宁人,赔点钱了结此事。“据他们交代,赔钱一般是5000元-20000元。”许刚说,至今,至少有十多名司机中招,往往都是赔钱,并签订“不追责协议”了事。

李海元由此彻底不再寄希望于黎母山林业公司“解决问题”。2012年9月5日,他给海南省林业厅写了一份申请书,讲述了自己的遭遇,“恳请厅领导予以重视和协调处理”。

用此“苦肉计”,该团伙已实施碰瓷诈骗10余起,诈骗金额达10余万元。日前,该团伙再次实施诈骗时,被警方逮个正着。

一份承包合同引发的纠纷

遇到车速较慢的汽车经过,突然冲上去,然后躺地不起,这成了“碰瓷”团伙的惯用伎俩。而郫县犀浦镇的一团伙同样是用这招,但为了让这出戏演得逼真,一人竟自己掰断手臂,一人断了不医。

一场“精疲力尽”的奔波

经审讯得知,两名“诱饵”为了让戏演得逼真,吴某因一次意外,手臂受伤后,不送医医治;另一“诱饵”谭某更是直接将自己的手臂掰断。

大约20分钟后,警方和120救护人员先后赶到,但已经是回天乏术。

2人做诱饵3人帮腔十多人中招赔钱了事经审查,两人承认是故意“碰瓷”,并交代还有3名同伙。随即,犀浦派出所民警在安靖镇一出租屋内将另外3人抓获。

“他其实已经没法相信这些人了,但是又不好跟他们闹翻脸。”李海元的朋友阿武(化名)告诉记者,从李海元2009年为了承包橡胶林的事情上访以来,每一次他到林业厅上访,黎母山林业公司都会派人来“劝说”他回去好好商量,解决问题,但几年下来不仅问题没有解决,连进林业厅大门都变得困难了:“黎母山林业公司只要知道他来海口上访,就会派人来拦他。”

其实早在12月11日,李海元就已经到了海口,并到了海南省林业厅,但在林业厅大门口,他被来自黎母山林业公司的人劝住了。对方在得知他上访的消息后就等在了这里,他们仍是像以前一样劝他不要上访,回去商量解决问题。他最终“听从”了劝告,没有再坚持要进林业厅。

当天下午,为避免再次碰到黎母山林业公司的人,阿武开车和李海元一起进入了林业厅大门,并陪着他到林业厅办公室递交了其手写的信。“当时办公室的人签收了,也答应转给相关领导。但看起来好像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阿武说。

但就在这个春节,李海元承包的橡胶林地剩下的81亩也没有能够保住。按照李海元写给海南省林业厅的有关书面材料所述,2012年春节前后,黎母山林业公司在没有通知他的情况下,将琼中源海林业公司剩下的81亩橡胶林地全面破坏。在阻止无效的情况下,李海元向警方报案。3月2日,海南省森林公安局、黎母山林业公司派人对此进行调查,但之后再无下文。

2009年12月16日,合同履行刚刚两年多时间,李海元却收到了黎母山林业公司发来的《关于协商林地承包合同的通知》,称“黎母山国家森林公园林地流转清查小组对海南省黎母山林业公司对外发包林地情况进行了审查,发现林业公司对外发包林地合同,有的未进行公示,未交职工代表大会讨论,未按有关规定报省局林业主管部门批准。合同签订程序不合法。”要求李海元在接到通知后3天内到黎母山公司“面谈,协商林地承包合同事宜”。

按照李海元写给海南省林业厅的有关书面材料所述,黎母山公司找他“面谈,协商林地承包合同事宜”的主要目的就是解除双方之前签订的承包合同。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