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31岁的(四川www.wxc7788.com)安县高川乡纪委副书记杨洁,有人说这个乞丐傻

0 Comment

那天,杨洁完全有多个理由回家。但他没有回去、没能回去,也没想回去——那天起,家,成了杨洁的照片才能回去的地方。

摆好这张“全家福”,这一天的乞讨就算开始了。

杨洁

淮南人几乎都知道,这个行动越来越缓慢的老头儿和他特殊的大家庭。城管不来赶他;菜市场的管理也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路人见了他,总爱多给他点儿钱,以前是一角两角,后来慢慢变成了一元两元、五元十元。

“纪委副书记杨洁不是班子成员,但他在高川呆了12年,熟悉那里,又会开车。”赵安辉于是电话过去:“杨洁,今晚上去值班。”当天下午4点过,杨洁叫乡党政办副主任田浩云代他继续开会:“我要回去防汛值班。”然后,杨洁给陈伟打电话,说高川有暴雨预警,“要回去值班,不回家吃饭了。”这是夫妻二人生前的最后一次通话。

“生命是最重要的,小猫小狗都是命。”这个衣裳褴褛,看上去像济公的老人说。

那天之前的几天,高川断断续续下雨,没有停过。16日,赵安辉连续接到气象、防洪、国土、应急办的暴雨预警;17日,绵阳市又发出橙色预警。想到这里,赵安辉说:所有班子成员,都留下来值班。

他追着一个给他50元的好心人,执意要找给人家40元,就连留下10元,都是因为他和那人“熟”,“当你是朋友才收下这么多的”。

当天中午,高川乡长代廷超电话请示乡党委书记赵安辉:“周末了,咋安排?”

“谁赚钱都不容易。”他常说。

那一瞬间,十几万方泥石流,狂泻在近60米长公路上。

陈主任还记得,汶川地震的时候,红十字会在办公楼一楼大厅里支起桌子募捐,一个中午,谁也没想到,生活窘迫的谢海顺,竟然来捐款!工作人员劝他“不捐”或者“少捐”。谢傻子不答应,劝得他急了,甚至当场躺在地上打滚,不收他的钱,他就坚决不起来。最后,工作人员只好收下了他的捐款。

垮山了 他,让群众先逃生

“他是我见过的傻得最可敬的老人。”淮南红十字会的陈玉琴主任说。

生的遗言

有人说,他聪明着呢,自学了文化,会刻章,还会说好几门外语;也有人说,老谢确实先天智力有缺陷,说话做事儿又直又傻;还有人说,他救了出车祸的人,帮其守着财物,感谢的钱他一分不收,这不都是些“傻事儿”么。

23:10,通讯完全中断。检查站那支手电,与天空中的闪电,成为这群人唯一的光源。此刻,山洪暴发的巨响,洪水冲撞河床里石块发出的恐怖声,让人惊恐万分。赵安辉不断走出屋门,听雨,看洪水。“我第四次出来时,大约0:05,突然听到巨大的怪响”。邱道福在山区久了,知道这声音意味着什么。他大吼:“垮山了,快跑!”同在门口的赵安辉和邱道福,顺阶沿狂奔,“时间只有三五秒。中间我回头看了下,似乎听到谁在吼,‘快跑,我断后!’”

谢傻子盘腿儿往地上一坐,面前铺着一张脏兮兮的黄色帆布,上面写着他用中文、英文、日文写好的乞讨词。他拣来砖块,把帆布四个角都压稳当了,这才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全家福”,放在左手边儿上。

杨洁是趴在屋子进门右边的小桌子上做记录的。他的记录,精确到每一分钟——8月24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在杨洁办公室里,看到了这个原始的记录。这是三页普通记录本纸,圆珠笔手写,字迹潦草,折射出记录时的危急:“2012、8、17晚
防洪值班要求:立即撤离危险地段人员。”左强、梁军,通知甘沟村、高川村等8个村的干部;周黎阳通知企业、电站。几点几分谁给谁打的电话,对方在哪个地点、在干什么、灾情如何,有哪些预案,哪些地方最容易出问题,都记得清清楚楚。

乞讨词用“三国语”

80后的高川乡纪委副书记杨洁,就是在那晚的特大泥石流中,因组织群众疏散转移,献出了年仅31岁的生命。

有一次,二女儿谢立云见爸爸乞讨太辛苦,提出要帮他一起讨饭。结果,从来不跟孩子们发火的谢傻子狠狠骂了女儿一顿:“只允许你们读书学习!”

暴雨中 他,组织群众疏散

谢海顺的中文读写是小时候自学的。前些年,他又学起了外语,一方面,他想用点儿特殊方式乞讨,算是个才艺吧,另一方面,他想要“盯着孩子做作业,免得孩子们哄我”。

“你们快跑,我断后”

每到这种时候,谢傻子的傻劲儿便发作了,非要给人找钱不可,给多了不要。一角钱要找八分,一元钱要找八角。

男,汉族,四川安县人,生于1980年9月,大专文化,200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7月至今,均在高川工作。

乞讨时摆“全家福”

在那个叫三道河的检查站,杨洁与代廷超、副乡长周黎阳带领的巡查组人员及附近的群众,一共16人,会合在一起,准备回4公里外的乡政府。行至石中滩路段,道路被泥石流掩埋,16人被迫折返三道河检查站。

在安徽淮南,没人说得清谢海顺到底“傻不傻”。

8月17日,绵阳安县遭受特大暴雨袭击,全县12个乡镇受灾严重,房屋垮塌、道路损毁。最偏远的山区高川乡,降雨量达到214毫米,超过50年一遇,暴发多处山洪泥石流,通讯、道路、电力全部中断——高川成为“孤岛”。

事实上,“全家福”没能装下全家人。几十年里,他捡了8个弃婴,养大了其中的5个,说起那3个没能养得活的孩子。70岁的老人下巴上花白的胡茬一颤一颤的,“作孽呀”。

“说这话的是杨洁。”周黎阳回忆:那一瞬间,整个房子和大地都在抖。“垮山了!屋子里面的人顿时全部站了起来。杨洁也站了起来,他在门口,最容易冲出去。可他把身子往旁边移了一点,对三名群众说,‘快跑,我断后!’”

没多久,他又来了,拎着两床棉被,四箱方便面,一拐一瘸爬到六楼,他在一张大红纸上,用英语给灾区人民写了一封慰问信。那两床被子,比他自己床上的破棉絮不知好了多少。

——中央纪委副书记李玉赋“

“全家福”上,有人歪着,有人伸着残缺的腿,有人目光呆滞,可大家看起来都“喜洋洋”的。

第二天早上6点过,在距三道河检查站的下游14公里的雎水镇河段,回水湾处,人们发现了杨洁的遗体……
(华西都市报 记者 曹笑 姚茂强 摄影 朱建国)

闽南网8月30日讯
有人说这个乞丐傻,路人给多了钱,他会追着人家找钱;有人说他天生智障,说话做事处处冒着傻气;还有人说,他聪明着呢,自学了文化,会刻章,还会说好几门外语……安徽淮南这个像谜一样的70岁乞丐却养大了5个弃婴,被人们尊称为“义丐”。

标签:,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