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让新闻发言人多说话,无论是官方智囊还是民间智库

0 Comment

而国家行政学院教授丁元竹更是建议,要建立统一的市场,才能有智库间公平的竞争。

第三,为新闻发言人提供智力支撑。新闻发言人不是超人,面对诸多新闻媒体的不同视角,很难做到无所不知、面面俱到。因此,相应的部门还应为新闻发言人提供人力和智力上的支撑,帮助他们提前做好功课,从而尽可能准确、全面地回应媒体和社会的关切。

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立到推进农村改革,许多重大决定的诞生,都离不开为决策者出谋划策的重要力量——智库。他们被称为“影响决策的人”,无论是官方智囊还是民间智库,总会受到领导层的重视:有民间智库人士透露,在提交了一份有关改革的建议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曾在一天内让办公室主任打来两个电话,表达这份意见的重要性。

十八届三中全会今开幕 民众盼拆解硬骨头

内容咨询报告不超3000字

首先,应打通新闻发言人的奖励通道。新闻发言人大多由单位副职兼任,评价工作好坏的主要标准还是本职工作。作为兼职的新闻发言人新闻发布时,不仅很难做到次次表述严谨,而且易成矛盾聚焦点。在此情况下,地方政府如何就新闻发言人的专职化和相关奖励措施出台政策,激励新闻发言人做好新闻发布工作就至关重要。

故事

新闻发布对于政府的信息公开、透明至关重要,而新闻发言人就是新闻发布的主要窗口之一。新闻发言人“不说话”或者“不会说话”的现象在各地普遍存在,对推进政务公开而言,无疑是障碍。济南市提出的新闻发言人定期发言制度,其实在大多数地区都有必要施行。但是,让新闻发言人“敢说”“会说”,还应有相应的机制护航。

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董事局主席高尚全的抽屉里,整齐摆放着38份得到中央领导批示的建议书。时间跨度从1981年到2013年。

其次,应有相应的免责机制。新闻发言人不说话,很大原因是怕说错。尤其是前铁道部某新闻发言人一句“反正我信了”被网络恶炒之后,部分新闻发言人更加不敢说话,以至于多说不如少说,少说不如不说成为有的新闻发言人信奉的金科玉律。因此,地方政府还应允许新闻发言人犯小错,为他们营造宽松的发言环境。

在中国智库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不少专家也提到“资金”对于智库发展的重要性。

“有的新闻发言人一年就发了一次言。”在7日召开的济南市宣传工作会议上,济南市委书记王敏提出,要在济南建立新闻发言人定期发言制度,让新闻发言人多说话。

在一次座谈会上,迟福林给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讲了一个故事。那是在一次去农村的调研中,迟福林看到一位老人只有一条腿,家里还有一位老太太卧床不起。他问乡镇干部这样的家庭是否能得到补助,得到的回答是申请了3个月给了5元钱。“我当时和总理说,这事我听了很心酸。农村应该尽快建立最低救济制度”。

记者今年就政府新闻发布制度进行调研时发现,新闻发言人大多为兼职。一方面,他们本身就有许多日常工作要做;另一方面,新闻发布对他们而言,做好了没人记得,说错了可能要被追究,这也造成许多新闻发言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让他们多说话,还应建立相应的保障机制:

国务院研究室

推荐阅读:十八大以来财税体制改革:事权财权难啃的硬骨头

院长:王伟光

以中改院不久前举办的“2013新兴经济体经济政策论坛”为例,北青报记者在参会名单上看到,除了有来自四川、云南等25个省市地方决策部门的代表,还有商务部、外交部等中央部委的代表。在会上,中外多家智库的学者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的转型、市场化改革等发表了看法,不少参会的官员表示收获很大。

中央政策研究室

近年来,中国智库在政府决策过程中逐渐发挥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力,今年4月,习近平对建设中国特色智库作出重要批示,把智库发展提高到了国家战略高度,并提出要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

此外,研究机构自己会有大量的“自选动作”,结合特长对相关领域的公共政策进行研究。

直属发改委,以政策研究和咨询为主,参与起草调研五年规划、参与发改委政策研究制定。

1.智囊机构接到权威机构就某一大文件或研究课题任务

主任:王沪宁

目前智库可分为:按公务员法来管理的智库,参照公务员法来管理的智库,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智库,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智库。还有些民间智库是在工商部门、民政部门注册的机构和组织。

中国智库如何参与改革决策?

84岁的高尚全记得,中改院的一份改革建议递交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一天之内让总理办公室主任打来两个电话,称“这份意见很重要”。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则做了批示:感谢尚全同志的关心支持,请起草小组酌阅。

在30多年里,中国为政策出台提供理论依据和策略意见的学者不计其数。无论官方还是民间,智库如何为决策者提供支持,往往蒙着一层面纱。

第二年,国务院发出了《关于在全国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通知》,比原计划提前了四五年。“我们感到很高兴。无论是不是我们提的建议起了作用,但我们的建议和中央的决策是一致的。”迟福林说。

国务院直属的主管政府参事工作的机构。是政府决策的智力支持机构。

一种比较常见的形式是中央和国家部委向研究机构交办课题,“布置作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倪红日对被北青报记者说,中心所做的课题,有的是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直接交办的,有的则是与各部委协作。

相比之下,民间智库的声音就不是那么容易反映到决策层。在迟福林看来,通过和媒体合作,可以把一些建议呈给相关部委和领导。

主任:陈进玉

院长:朱之鑫

组长:李克强兼任

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

5.一些内参可以送到中办、国办

中改院院长迟福林说,农村改革一直是中改院长期关注的话题之一。1998年,中改院的课题组提出了要尽快“赋予农民长期而有保障的农村土地使用权”。十五届三中全会决定起草期间,中改院递交了这份建议,“当时担任副总理的温家宝进行了批示。最终我们看到,决议中采纳了这一提法。”迟福林说。

2.成为政治局集体学习的讲课者,影响高层。或者受邀参加专题座谈会

清华大学朱旭峰教授说,中国智库不要用民间、官方的智库简单划分。不要在思想库身上贴标签。

高尚全见证了十二届三中全会、在巨大阻力下把“商品经济”写入决定;经历了十四届三中全会,中央最终采取了几位“智囊”的意见,把“劳动力市场”写入文件。

另外一个方式是举办高水平的研讨会,也可以扩大民间智库的社会影响力,从而增加对决策的影响力。

4.各部委研究机构会收到更具体的课题研究,有时候一年有三四百个。有时候在热点问题上,还要接受临时突击性咨询

英文称“ThinkTank”,即智囊机构,也称“思想库”。

2006年,迟福林在参加温家宝总理主持的“十一五”规划座谈会时,再次提到农村救济制度的问题。当时规划中写道,“十二五”期间国家鼓励在有条件的地区实行农村最低救济制度。而迟福林认为,应该在“十一五”末期就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这项制度。

“我们建议应该扩大国债。”倪红日说,国务院采纳了这个建议,扩大了国债发行用于基础建设。可是发债是有界限的,虽然中央重视风险控制,但后来一些地方政府突破了限制,大量靠发债解决发展中的问题,导致债务规模不断扩大。

倪红日看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直以来的传统是突破“官本位”,追逐的是公众和国家利益。“我们的研究人员是独立的,不受舆论和中央领导观点的左右。尊重的是事实和国家全局利益,坚持实事求是。”

组成人员:一般由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秘书长、发改委主任、财政部部长、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国资委主任、证监会主席、保监会主席、银监会主席等财经官员组成。

中共中央财经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

国务院参事室

据媒体报道,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在日前召开的“2013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务虚会”上,谈到了官方智库发展遇到的挑战。他说,从根源上讲,就是体制内管理和建设专业智库的关系问题。“一方面,中心的基本职能是直接为中央重大决策和政策制定提供咨询服务,这个职能决定了中心不能去体制化。另一方面,我们对决策的影响越大,对智库建设水平和专业化程度的要求就越高。”李伟建议,在体制内建设新型的专业智库,有三个方面需要作出制度创新:一是人事制度,二是财务制度,三是统筹协调外部力量的机制。

课题“命题作业”和“自选动作”

问题

以医改为例。由葛延风领衔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医疗改革评价课题组曾经发布了一份报告,直言改革开放以来的医改是不成功的,引发巨大反响。医改由此成为全国上下普遍关注的首要民生问题。

倪红日说,一般来说研究成果都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以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广为流传的“383”报告为例,它作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个重大课题,大概是两年前启动的,当时很多部门和研究人员都参与其中,最终形成了几十万字的成果。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