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对困境小孩子奉行分类精准扶持保险,利雅得在全国TOP1的福建省立中学也排行第意气风发

0 Comment

图片 1

图片 2

10亿、100亿、1000亿……零点的钟声敲响,2019年“双十一”的序幕正式拉开!

在江门市江海区仁美社区民政专干赵焕媚看来,社区儿童工作就像一盏灯,照亮孩子们成长的路。从事基层民政工作多年后,她近些年有了一个新头衔——社区儿童主任。在刚上任的两个月内,她就和社工入户调查辖区儿童情况,在“儿童信息管理平台”录入超过600名儿童信息。

在这场电商平台“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谁的贡献最大?根据天猫的数据,今年“双十一”广东成为全国排名第一的省份。其中,当属广州人的购买热情最高涨!阿里巴巴数据显示,广东热买城市中广州排名第一,深圳、东莞紧随其后;京东媒体数据中心也显示,广州在全国TOP1的广东省中也排名第一。

在广东,像赵焕媚一样的社区儿童主任有2万多名。这支基层儿童工作队伍,发挥深入基层群众的优势,及时发现报告儿童异常情况,打通基层儿童福利工作“最后一米”。

而在去年,广州不仅是广东省内的“购买冠军”,还在全国范围内排名第四,仅次于上海、北京、杭州。在全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广州已经连续31年排名全国第三。

近年来,广东坚持政府主导、家庭尽责、分类保障、社会参与,综合运用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和儿童保护等政策措施,对困境儿童实施分类精准救助保障,建立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救助保障工作体系,推进“精准滴灌”,呵护儿童健康成长。

广州人有多能买?还有一组数据告诉你:

精准救助

今年前三季度,全市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346.95亿元,增长8.2%,连续5个月保持在8%以上;网上零售额累计增速创年度新高,增长12.9%,拉动社零额增长1.6个百分点;金银珠宝类零售额增长36.8%,化妆品类零售额增长13.3%。

查清底数建立儿童信息台账

不难发现,向来低调的广州人,不仅“能买”,而且“会买”。究竟为啥?

今年7月,省民政厅启动2019年农村留守及困境儿童入户关爱服务“雨露计划”,约250名在校大学生成为入户关爱员,利用暑假时间,对农村留守儿童开展入户调查及走访关爱工作。

强消费力的基础首先是“手里余粮”

查清底数,才能精准救助。2016年至今,我省通过定期走访、全面排查、动态管理,建立了翔实完备的困境儿童和农村留守儿童信息台账。查清全省农村留守儿童的数量规模、分布区域、结构状况,重点掌握了其家庭组成、监护状况、教育就学等基本信息,为开展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打下扎实基础。截至今年10月底,我省共有农村留守儿童19万余名,困境儿童7.4万名。

在新的经济增长模式下,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消费已经是一马当先。

儿童的生存发展,时刻牵动着党委政府的心弦。针对儿童因家庭贫困、自身残疾、缺乏有效监护等原因面临生存、发展和安全困境等问题,我省不断拓展儿童福利服务对象范围,由原有的孤儿、弃婴拓展到困境儿童和农村留守儿童。

而衡量消费力的首要条件,还得看居民的可支配收入。老百姓的钱包鼓起来了,购买力才能“水涨船高”。

涉及儿童保护的各个职能部门,在省级建立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保障工作联席会议制度的框架下,明确分工,各司其职。民政、教育、公安、司法等27个部门和群团组织,齐抓共管,将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的关爱保护落细落小落实。

从2018年的统计数据上看,广州的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9982.1元,增速为8.3%。在全国一线城市中,北京的全市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2361元,增速为6.3%;上海的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8034元,增速为8.7%;深圳的全市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7543.60元,5.7%。

为困境儿童托底的关爱保护网,正在织得更密、扎得更牢。去年,我省出台《关于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保障工作体系的意见》,明确加强部门协作,建立含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在内的困境儿童工作保障机制,建立健全覆盖城乡、上下联动、协同配合的困境儿童保障工作体系。

这说明,广州人在收入的数值上与北京、上海、深圳旗鼓相当,在增速上则大有领跑之势。

民政部门保障困境儿童基本生活,加强未成年人保护机构和儿童福利机构建设;公安部门为无户籍儿童办理入户手续,对不履行监护责任的监护人进行训诫;教育部门落实适龄儿童控辍保学、教育资助等政策,支持儿童福利机构开设特教学校;司法行政部门为困境儿童家庭申请法律援助,协助其他部门为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等提供帮助;共青团牵头开通12355青少年热线,接听农村留守儿童、困境儿童相关来电;妇联推进儿童之家创建,发挥基层妇联组织作用;残联推进残疾儿童康复服务,提高康复保障水平……

银行存款也可以从侧面看出城市居民的富裕程度。2018年末,广州全市住户存款达到16456.56亿元,比年初增长9.4%,仅次于北京、上海,高于深圳。

2017年以来,我省依据协作模式为3万余名困境儿童按政策申请了基本生活保障,协助1万余名无户籍儿童办理户口登记,落实2万余名监护缺失儿童的监护责任,协助逾280名失学辍学儿童返校复学。

那么问题来了:广州人的钱,都是从哪来的?

我省在加强部门协作的同时,注重发动社会力量参与。今年6月,2019年百家社会组织走近留守和困境儿童“牵手行动”启动,全省240家社会组织分为15个小组,深入我省15个经济欠发达地区,为农村留守和困境儿童提供精准帮扶,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2018年以来,先后有391家社会组织分赴15个经济较落后的地级市开展104场关爱帮扶活动,累计投入社会资金700余万元,直接惠及逾1.5万名留守和困境儿童。

一方面,繁盛千年的商贸业为广州留下了开放、包容的城市精神,也让广州人深谙经商之道。在今年前三季度全省前10强零售企业中,广州有3家,其中广州的晶东贸易公司规模领先,居全省第一;唯品会数字科技、广州昊超等电商企业也在今年均实现了两位数以上的增长。

延伸关爱

对困境小孩子奉行分类精准扶持保险,利雅得在全国TOP1的福建省立中学也排行第意气风发。另一方面,具备高附加值的新兴产业正在广州崛起。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装备……一系列战略性新兴产业在广州的“显示度”不断提升,也成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加速器”。

从吃饱穿暖到更高层次的保障

前三季度,广州八大新兴产业合计实现增加值3174.06亿元,增长7.0%。高端、智能制造产品加快释放潜力,仅新能源汽车的产量增速便已高达81.9%。

从一名孤儿成长为大学生,来自潮州的小文非常感慨。“我在福利机构长大,永远不会忘记福利机构的养育之恩。面对全新的生活,我充满期待,希望能找到人生的新航向,努力成为一名造福社会的好医生。”他说。

在广州,没有人能控制住自己“买买买”的手

小文今年20岁,患有先天性肢体缺陷,左腿行动不便,是潮州市饶平县儿童福利院收养的孤儿。在今年高考中,他以优异成绩被广州中医药大学录取,成为饶平县儿童福利院走出来的第一名大学生。

线上,“双十一”活动直到11月11日零时才正式开幕,但在线下,广州的各大商场在上周末就已经纷纷开启了“大促”模式,城内几大商圈更是人头攒动。

按照相关政策,在校期间,小文可继续享受孤儿基本生活费。此外,民政部从今年起实施“福彩圆梦·孤儿助学工程”,年满18周岁考上大学的孤儿,每人每学年可获资助1万元。

11月8日晚,本地百货龙头广百百货举办的“广百之夜”如期而至,吸引了众多街坊前来“打卡”。已经连续举办8年的“广百之夜”,成为了广州市民最爱的、最热闹的线下品牌营销活动之一,每一年都致力于为市民带来崭新的购物体验。

近年来,广东对弱势儿童群体的关爱保护,从吃饱穿暖等基本生活需求延伸到教育、医疗康复、落实监护责任和精神关怀等方面,逐步完善分类保障,扩大保障范围。

今年,除了依然有“诱人”的折扣,广百百货还首次推出了IP形象“百熊家族”,并销售相应的周边产品,以期使广百百货的品牌形象朝着更为年轻化、多元化发展。

广东全面实施困境儿童基本生活分类保障制度。孤儿基本生活保障最低养育标准实行自然增长机制,到今年,全省孤儿最低养育标准达到集中供养每人每月1685元、分散供养每人每月1025元。其他困境儿童分别纳入最低生活保障、特困人员救助供养和临时救助范围,为符合条件的残疾儿童落实残疾人“两项补贴”。率先将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纳入基本生活保障范围,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以个人为单位全额享受低保。

在广州,如何买得更有趣味、买得更有新鲜感,成了城中零售商家面临的新课题,这也是刺激更多消费的关键之一。当电商巨头纷纷抢占线下网点时,广州的传统零售商也加快在重构“人、货、场”、提升运营效率和消费体验上寻求突破。

接受义务教育的孤儿给予生活费补助,年满18周岁孤儿就读高等院校及中等职业学校的发放助学金;持续开展“孤儿医疗康复明天计划”项目,救治范围由手术救治拓展到特殊药品费用、辅具器具配置费用、住院服务费用等方面,覆盖对象由福利机构集中养育孤儿拓展到社会散居孤儿;省内儿童福利机构收留抚养的0-6岁残疾儿童纳入康复救助范围……一项项民生举措,温暖了儿童的心。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